在北京年薪20万还喊穷!这是为什么

[2016-06-07 15:54:23] 来源:网络 编辑:
点击收藏
导读:根据瑞士信贷研究院5月的一份报告,美国中产阶层占全国人口的比例达到了50%,日本更是高达68.6%。中国有多少呢?这份报告说,中国中等收入人...

  根据瑞士信贷研究院5月的一份报告,美国中产阶层占全国人口的比例达到了50%,日本更是高达68.6%。中国有多少呢?这份报告说,中国中等收入人群已有1.09亿人,从绝对数量看已是世界第一,但从占人口比重来看则仅有11.3%,远低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

  此外,有的人在大家眼里属于中等收入群体,但是他的生活可能过得很苦。有的人卡里没什么钱,但是他却过得很轻松。说到底,在中国,要判断一家人是否属于中等收入群体,不应只看到苍白的银行卡中的数字,而应该是能否有一种闲庭信步的心态。

  为此,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了各行各业、各种收入层级的人,看看不同人眼中的中等收入是什么标准。

  ▌ 北京IT业白领:年薪20万只是温饱有余

  “我觉得在北京的话,家庭年收入至少得40万元以上,或者说个人年收入至少得接近30万元,这样才能算是中等收入群体吧。”在被问到如何看待中等收入群体时,在北京多年从事IT行业的白领董鑫报出了自己心目中对中等收入群体门槛的判断。

  2011年研究生毕业后,出生在南方某城市的董鑫,在北京找到了自己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外企科技公司做研发。随着资历加深、经验积累、能力提升,董鑫的工资也在稳步上涨。他告诉记者,现在年薪过20万元,但感觉只是温饱有余,离中等收入群体还有一定的距离。

2
 

  “并不是我矫情,而是确实感觉自己压力很大。”初为人父的董鑫解释说,现在租住的两居室每个月仅房租就要花5000多元,如果今后孩子在北京上学的话,肯定要在北京买房,所以这几年正拼命多赚钱。

  “户口和房产是自己奋斗的两个目标,第一步需要解决的是买房问题,看看北京这边孩子上学的政策如何,不行的话,只能让小孩回老家上学了。”董鑫说。

  ▌ 非京籍夫妻:借钱买房让孩子上公立学校

  孩子已经接近上学年龄的刘峰最近刚在北京郊区买了一套二手房,他对记者坦言:“我们夫妻都不是北京户口,之所以买房就是为了让孩子尽可能去公立学校就读,我周围有小孩的朋友基本上都买了房子。”

2
 

  对于感觉是否已进入中等收入群体之列,刘峰称,自己年收入20万元左右,买房找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每个月还要还房贷,生活压力很大,肯定不能算是中等收入群体。

  ▌ 北京创业者:比上班的时候压力大多了

  2003年,张浩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就职于某建筑类大型企业。十年后,感受到企业的发展后劲乏力,张浩选择自己单干,在北京创立了一家建筑类企业。

  张浩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介绍,做职业经理人的时候,年薪大概在几十万元,后来整个行业发展状况不好,导致个人收入急剧下降,有一年个人收入最大头的绩效奖金总数还不如往年发绩效奖金时缴纳的税款多。

  “2013年正值建筑类产品升级,感觉此前企业的产品寿命接近尾声,加上我在行业内也积累了很多资源,所以就选择自己创业。”张浩说,现在自己账面上的工资不高,但是算上公司收益的话,肯定比以前的收入要高。

  张浩介绍,以前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日子过得还是比较舒服的,除了领取工资外,各种消费都可以报销,公司还能提供住房补贴等各种福利。自己创业后,每个月都要给员工发工资,有应收账款要收,每天的订单要有一定的保证,和以前相比压力自然更大。

  “现在做企业的环境并不是很好,比如我们经营企业每年投入的钱所换回来的收益,还没有别人投资房地产换回来的收益大。再加上融资上的压力,企业并不好做。”张浩认为,宏观政策对建筑行业的影响很大,自己不断研究国家宏观政策,努力对公司的产品进行调整,力求升级换代。即使这样,他对自己未来财富的增长依然有些担忧,感觉自己财富增长的空间正在压缩。

  ▌ 二三线城市的创业者:有压力也有幸福

  从外出打工到回乡创业,几年时间里,钱国军在位于中部某市的老家经营起了一家不错的生产加工企业,企业员工从十几个人发展到百余人。

  钱国军向记者介绍,虽然现在全国制造业整体日子不好过,但自己的企业一直推进转型,迎合市场需求做产品升级,因此仍在稳步发展中。

  “我们和同行之间的沟通、学习比较频繁,寻求企业的创新发展。”钱国军认为,自己做企业会有压力,但对企业也会有更大的支配权,比较而言,幸福感会更强一些。相对于当地的物价水平和居民收入水平,自己的收益也相对可观。

  ▌ 北京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白领:月薪过万剩下的不到3000

  2013年,研究生刚一毕业的宋文就顺利进入北京一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开始了她的白领生涯。每月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和个税后仍能达到12000多元,不管是按收入标准还是职业类型,宋文都可算得上进入了中等收入群体。

1
 

  然而,她却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吐露心中的纠结:“我每月房租就需要开支2000多元,还有一大堆水费、电费、网费、车费,再算上平时吃饭、聚会,每月3000元左右结余已经相当不错了。偶尔旅游一下,但也只敢在国内转转。想到以后要还房贷和照顾家庭,压力还是挺大。”

  ▌ 中央部委公务员:单位分房9000元,吃饭6元

  在2013年研究生毕业的李晓军当年就考取了中央部委的公务员,目前仍是科员级别,通常每月基本工资有6100元、加班费约300元,另外节假日单位会发200元购物券。

  虽然工资尚不及北京市平均水平,但李晓军的压力并不比宋文大。他给记者算了生活账:“首先是不用租房,我住在单位提供的宿舍,每月至少能省下1500元,而且单位宿舍离办公室很近,免除了上下班挤地铁的困扰。另外,吃饭在单位机关食堂,一天只需花6元钱,每月至少比自己解决吃饭问题的朋友少花七八百元。”

  但李晓军也有自己烦恼,“过两年结婚了,总不能再住单位宿舍;单位食堂吃饭便宜,总不能拖家带口一起去吃。”

  唯一让李晓军期待的就是单位的配售房。所谓配售房,是指按照政府确定的销售价格购买,售价远低于市场上商品房的价格。但是配售房没有房产证,只能供购买者本人和家庭居住,不能在市场上买卖。

  李晓军向记者透露,目前单位配售房价格大概在每平方米八九千元,与北京每平方米三四万的商品房相比,就算是最大的福利了。

  但是李晓军坦言,要排队多长时间才能分到房自己心里也没底。“运气好的话能有几套配售房分到单位,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几年都不会有一套,但我们单位就有两三百人排队,而且每年新招录的人远多于可能存在的配售房。”

  当被问及是否属于中等收入群体,李晓军满脸疑惑,“普通公务员怎么能是中等收入人群,顶多算中低收入。局级领导工资能过万,我觉得他们才算中等收入。”

  ▌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两大问题

  一,农民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常兴华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说,我国中等收入者总量中,有近90%都分布在城镇。农村人口中,可称之为中等收入者的还只是一小部分。

  二,股市和房产

  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说,这些年来有一个现象,股市的大涨大跌和房价、地价过高,实际上对部分中等收入群体产生了很大影响。因此资本市场如果没有严格监管,不是一个透明度高、管理规范的市场,就容易损害小股民的利益。土地和房地产市场的状况也对中等收入群体的生长起了坏作用,一些城市房价上涨速度远远快于收入增长速度,这就可能让已经进入中等收入的一部分人又回到低收入生活水平。

  随着城市化的进展,大城市的房价、地价上涨有必然性,但上涨得如此之快,有很多非正常的因素。在现行制度下,通常是地方政府统一征地、独家卖地,垄断了土地市场,也大大推高了房价。普通工薪阶层很难靠自己的收入在城市买房,怎么变成中等收入者呢?

标签:

最新文章

更多

猜你喜欢